咨询热线:4006-010-581

法律顾问丨《匆匆那年》原著作者九夜茴与搜狐及金狐并不匆匆的那五年——浅谈小说作品及番外改编的法律界限。

93
发表时间:2019-11-11 14:34作者:法律顾问律师-封跃平来源:法律顾问大律师网

法律顾问丨《匆匆那年》原著作者九夜茴与搜狐及金狐并不匆匆的那五年——浅谈小说作品及番外改编的法律界限。


2019年11月1日,九夜茴发布了微博称:“最近赢了场官司,2013年授权搜狐拍摄《匆匆那年》网剧,2014年网剧在搜狐视频上线。但2015年搜狐擅自拍摄了《匆匆那年:好久不见》,在我这个原作者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帮’我把匆匆那年续了。于是我把搜狐告了,耗时五年”。九夜茴认为北京搜狐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搜狐”)、天津金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金狐”)、浙江梦幻星生园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梦幻”)侵犯其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权,遂将三方起诉至法院,自此开启了与搜狐、金狐、浙江梦幻三家公司为期五年的诉讼马拉松,彼此“陪伴”了并不匆匆的五年。


u=723606285,3083239914&fm=26&gp=0.jpg


国际影视文化传媒法律顾问律师封跃平将为大家解析一下本案,原著作者九夜茴(系笔名,原名王晓頔)创作了《匆匆那年》小说,曾由东方出版社于2008年1月出版,于2009年再版,曾连续五年被媒体评价为十大好书。2012年4月5日,金狐公司(系搜狐的关联公司)与九夜茴订立《电视剧改编权转让协议》(以下简称“《转让协议》”),约定金狐公司独家购买九夜茴创作的由东方出版社出版的那版《匆匆那年》小说,九夜茴向金狐公司转让该小说的改编权。2013年搜狐拍摄了电视剧《匆匆那年》,2014年在搜狐视频上线。然而,2015年金狐擅自拍摄了网剧《匆匆那年:好久不见》,九夜茴认为《匆匆那年:好久不见》系未取得其网络电影改编权,擅自改编、续写及拍摄了该网络电影。因此将搜狐、金狐、浙江梦幻都诉上了法庭。


国际影视文化传媒法律顾问律师封跃平表示本案引申出了影视行业重要的核心风险点,即涉嫌侵权作品是否具有合法权利基础,即是否向著作权人取得了改编权、摄制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等权利?这些权利的行使是否有授权期限?授权作者授权的改编权是否明确了改编成何种形式的作品授权及改编期限?


一、《匆匆那年》小说作品改编界限

2012年4月5日,金狐公司的确与九夜茴订立《电视剧改编权转让协议》,九夜茴向金狐公司转让该小说的网络剧改编权等权利。一二审当事人双方对该部分改编权各执己见。(1)九夜茴认为自己只授权了搜狐《匆匆那年》改编电影剧本的改编权,并未授权包括搜狐在内任何第三方享有《匆匆那年》改编网络剧剧本的改编权。搜狐及金狐则认为已取得了《匆匆那年》小说的改编权,《匆匆那年:好久不见》的制作是金狐公司行使基于《转让协议》获得的改编权(延伸扩编)权利的合法行为,不侵犯九夜茴的著作权。(2)九夜茴认为《转让协议》中仅授权金狐公司三年期限的改编权,但事实上合同仅约定了金狐公司承诺在合同签订之日起三年内不会向第三人转让或授权所获权利,恰恰说明金狐公司受让取得的改编权不止三年。然而最终法院认为,根据《转让协议》,金狐公司已从九夜茴处受让取得了《匆匆那年》小说的改编权,有权实施改编行为,并未侵权夜茴《匆匆那年》的改编权。


二、获得小说作品改编权,未获得小说作品“番外”授权,能改编使用吗?

金狐公司主张,《匆匆那年:好久不见》中涉案内容主要源自于《匆匆那年》小说,而非小说"番外"。九夜茴在一审中主张《匆匆那年;好久不见》侵害小说"番外"著作权,通过比对可见《匆匆那年:好久不见》剧中涉案内容从人物设置、情节设计、故事场景等方面,法院最终认定《匆匆那年:好久不见》与小说"番外"中的对应内容构成实质性近似,而与《匆匆那年》小说不同。因此,认为金狐使用了“番外”内容,也是因为九夜茴在签署《转让协议》之后才新增了番外内容,而之前金狐公司取得的改编权客体中并不含有番外内容。最终法院认为金狐公司侵害了九夜茴对小说“番外”中涉案内容的署名权、改编权、摄制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


三、擅自使用小说名称及小说人物,是否侵犯原著作者权益?

由于《匆匆那年:好久不见》在标题中使用了“匆匆那年”,在剧集中保留了方茴、陈寻、乔燃、赵烨和林嘉茉五个人物名称,因此如何判断小说名称及小说人物名称的适用?九夜茴认为《匆匆那年:好久不见》使用了上述五个人物名称,属于对《匆匆那年》小说的使用行为,侵害九夜茴对《匆匆那年》的保护作品完整权、改编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根据该规定,只有具有独创性的表达才能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独创性要求该表达系作者独立完成,并体现作者的个性。


法院认为,在判断名称、标题等词组或短语是否构成作品时,主要考察其是否体现作者的独创性劳动,同时能否相对完整地表达作者的思想、传达一定信息。本案中,在判断方茴、陈寻、乔燃、赵烨和林嘉茉五个人物名称是否构成作品时,应在不考虑《匆匆那年》小说的具体故事情节的情况下进行,方茴、陈寻、乔燃、赵烨和林嘉茉这五个人物名称显然无法相对完整地表达作者的独创性思想,无法实现作品的基本功能。因此,人物名称的使用不侵犯九夜茴对《匆匆那年》小说享有的著作权。


然而,法院对小说名称的认定却与人物名称有所不同,金狐公司从九夜茴处受让取得将《匆匆那年》小说改编为网络剧的权利,但《匆匆那年:好久不见》并非对《匆匆那年》小说的改编,而是对小说“番外”的改编,金狐公司无权在与《匆匆那年》小说无关的网络剧名称中使用"匆匆那年",具有搭便车的嫌疑,从而认为损害了九夜茴的合法权益。


随着影视剧雨后的春笋般茁壮生长,作为影视剧的重要根基即影视剧的创意来源——小说作品影视化或委托创作原创作品,已成为影视剧的灵魂。合法合规的取得小说原著作者的改编权及摄制权,委托编剧或继续委托原著作者担任剧本编剧创作影视剧剧本,均是影视剧项目版权权利保证的重要前提,因此,鼓励原创、谨慎授权、规范行权、重视权利链接合法有效,是为每部影视作品打好地基的重要基石,从而影视作品版权才会经受考验不受撼动。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6-010-581
首页       合同纠纷        刑事犯罪       婚姻继承      房产纠纷        国际投资       移民律师      娱乐法律师       成功案例       新闻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朝阳区东四环中路 37 号京师律师大厦 联系邮箱:wenguobiao@jingsh.com

友情链接:婚姻律师所‍ 深圳入户条件‍  无锡律师‍    刑事律师
立即拨打电话-免费法律咨询:
4006-010-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