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6-010-581

影视公司投融资丨聊聊影视行业投资的寒冬,律师教你逆生长

49
发表时间:2020-03-15 22:17

2014~2017年堪称影视行业资本最繁荣的时期。一方面,在2011年“十二五”规划纲要“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政策指导下,国家出台了《文化产业振兴计划》、《关于支持电视剧繁荣发展若干政策的通知》等政策扶植文化影视行业的发展。另一方面,2014年伊始,影视行业爆发投资热,传统行业的投资人将热钱砸向影视行业,同行并购罕见的影视行业迎来跨界资本。在资本的充裕下,影视行业诞生了如《琅琊榜》、《捉妖记》、《大圣归来》、《战狼》等众多广受欢迎的的作品,掀起影视行业百花齐放的热潮。

影视公司投融资


然而,这一繁荣光景持续的时间并不长,2018年起,影视行业的融资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由此导致了影视行业资本锐减、影视股暴跌的行业投资寒冬。IT桔子数据显示,2018年,影视赛道有130起融资事件,据相关数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仅有27家影视公司获得29起融资。2019年以来,整个影视行业上市公司市值平均下跌72%,整体市值不足此前三分之一。影视剧拍摄无法拿到融资,导致许多作品甚至无法开机,当红小花迪丽热巴在综艺节目中称其已有连续8个月无戏可拍。如此萧条的投资环境自然压倒了许多行业根基较薄的影视公司,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已经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


影视公司投融资律师封跃平律师指出。中国影视文化行业刚刚起步,未见曙光便遭重击,影视投资的寒冬为何说来就来,影视文化发展的春天又在哪里?本文就导致影视行业投资寒冬现象的成因进行梳理,并针对于此分析影视公司在寒冬中突出重围,获得长足发展的对策。


影视行业投资寒冬的成因分析

知其然,当知其所以然,我们只知道影视融资面临困境的现状是远远不够的,对现象背后的成因进行分析有利于我们探寻着眼于未来发展的应对之策。


宏观环境决定影视投资气候

影视投资2014~2017年的繁荣与2018年后的萧条皆离不开投资大环境的重大影响。2018年后导致影视融资风气萧条的大环境原因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


跨界资本退出

影视行业的资金充沛离不开跨界资本的进入,2018年之前的投资热即是给予了影视剧生产广阔的发展空间。然而,受两方面因素影响,影视投资依靠跨界资本并非长久之计。


其一,跨界资本进入影视行业不受国家支持。2016年,证监会出文禁止金融、互联网、VR、游戏四种行业的跨界并购重组。2018年10月,证监会向券商下发《再融资审核财务知识问答》,其中问题6指出为防止募集资金投向“脱实向虚”,上市公司募集资金应服务于实体经济,原则上不得跨界投资影视或游戏。在国家政策的干预下,跨界资本无法再成为影视融资的来源。


其二,传统资本进入影视行业本具有短期性和不稳定性。一方面,传统资本进入影视行业的目的层出不穷,有的甚至是抱着“洗钱”的目的,或者捞一笔就走,因而在此前提下,无法期待外行在影视行业常驻。另一方面,资本具有逐利的天性,由于种种原因,影视投资近年成绩不佳,原本转行影视业的传统资本在亏损下选择从影视投资中退出,将目光转向产业投资、股权投资等其他行业。例如,2018年以来,华录百纳、骅威文化、中南文化等跨界影视公司相继易主,以电声元器件和组件起家的共达电声,因先后收购春天融和及乐华文化失败,彻底告别影视圈,转向电子领域。


因此,在传统资本纷纷撤出的情况下,影视行业失去了跨界资本作为其资金的靠山,是造成影视投资寒冬的原因之一。对比上市公司,体量较小的影视公司则受到资本出清的影响更大,缺乏资金将导致项目停摆,直接影响公司生存。


政府监管趋严,影视行业失去了原有的政策扶持

影视公司投融资律师封跃平律师指出,影视行业曾经迎来政策扶持的春天,但随着国家“脱虚向实”、降低虚拟经济的决心以及收视率造假、明星片酬畸高、税务问题曝光等影视行业乱象丛生,政府出台各项政策从各个方面加大了对影视行业的监管力度。在资金上,《再融资业务若干问题解答》不仅禁止影视行业跨界投资,同时为防止概念性地“画饼式”诱导,也要求融资发行人以平实、简练、可理解的语言对募投项目进行描述,要求不得通过夸大描述、讲故事、编概念等形式误导投资者,进一步去除行业浮躁,同时对信息披露的多个方面都进行了明细化规定,帮助公司明确相关披露义务。在内容上,监管部门对影视作品进行严格把控,例如2018年4月,载国家广电总局首次全国电视剧创作规划会上,要求实现电视剧由数量型增长向质量型发展的根本转变。面对限薪令、限古令以及各种内容题材方面的严格控制,许多已经完成的影视作品都受到审核、排播、政策方面的限制,或撤档、或延播。


资金方面,监管严格导致影视公司资金流动更加困难。内容方面,由于政府趋于严格的把控,影视项目过审周期变长,过审难度增大。面临收紧政策下的资金监管压力和过审风险,影视融资更是困难重重,2018年以来新政策频出,导致整体影视综生产处于观望状态。

影视项目自身特点决定其存在先天的融资障碍

首先,影视项目自身特点为资本进入影视行业筑起较高壁垒。具言之,影视项目具有投入成本高、项目制作周期长,资金回款慢以及收益预期极不稳定的特点,尤其在收益方面,影视剧的收益主要依赖于观众口碑及热度,具有极高的不稳定性,一部电影或电视剧在投入巨资完成拍摄后,却有可能面临惨淡的票房成绩。据新京报记者统计,刚刚过去的2019年,虽然全年总票房达到642.6亿元,但票房最低的100部国产片总票房仅有380万元,最低影片的票房仅184元;票房均低于100万元的引进片15部,总票房976.3万元,最低影片的票房仅21万元。“国产片依旧存在‘头部内容太强、腰部内容缺乏、小片存在感极弱’的分布情况。”由此可见,影视行业仍是投资的高风险行业,加之我国影视行业尚缺乏成熟的投资机制,缺乏专业性的传统资本在“玩坏”以后更不愿轻易涉足于此。


其次,通过银行贷款是影视项目融资的主要手段之一,但相较于实体产业,影视公司作为内容制作公司,其手中的融资筹码较少,基本以作品版权以及公司董事个人信用作为融资担保,除此之外,我国银行缺乏对电影创作和市场运作规律的把握,在难以针对作品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本身进行预测的情况下,只能通过制片企业的实力、品牌、导演等外在要素进行考察,许多体量较小的影视公司更是难以从银行获得贷款。

应对影视行业投资寒冬的对策

投融资双方做好交易设计

面对困难的投资环境,传统融资方通过隐瞒、欺诈的方式空手套白狼,卷走投资方利益的做法只会使投融资双方两败俱伤,加剧投资方不敢涉足影视行业的恶性循环。只有在保障投资方利益的情况下,提高投资方对项目的信赖和信心,才能获得投资方的更多加盟。因此,应当通过合理的交易设计,保障投资方在项目中的收益。例如,投资方可以选择多元化交易架构,根据需要选择类股权模式、类债权模式、类合同模式等多种投资模式。再如,在合同中约定资金监管措施,设立共管账户,审计条款等,以实现资金使用的透明,做好退出机制的约定,例如约定投资方多期支付资金,在投资方违约时,要求其承担一定违约金,从而对于投资方而言并不完全排除其权利,对于融资方来讲,其可以拿到一笔违约金后寻找其他投资方,而不至于使项目中途夭折。

坚持内容为王

文化科技领域著名投资人曹海涛表示,对目前的上市影视公司来说,能够精准把握观众喜好的优质爆款内容,是行业稀缺的核心竞争力。通过《中国影视综内容投资价值研究报告》业内调研得出,在2018年中国影视项目影响因素重要程度排名中,剧本情感,即内容传达的核心情感,在11项因素中影响程度最大,位列第一,而“演员”因素重要程度评分排名靠后。在对文化初创公司投资收购考量重要指标及相关重要程度的调查中,团队背景、市前景以及创作创新能力成最重要因素。因此,在产业资源竞争愈发激烈的背景下,影视制作公司应当立足于打磨自身团队能力以及变现能力,提升其应变能力,分别从创作立意、生产节奏、生产模式、技术管理等方面生产更具竞争力的作品。打造多部爆款剧集的柠萌影业的创始人兼董事长苏晓于2019年的“剧集十问”中表示,迎接春天的信心只有一条:用户需要好剧。“上一个风口出现与视频网站的崛起有关,视频网站之所以能迅速胜出电视台,就是大大提升了用户看内容的体验……所以下一个风口一定与进一步提升用户的体验有关。”根据2019年Q3业绩报告,光线传媒10.04亿的归母净利润与其他影视公司形成断层,而正是光线传媒参与出品的《哪吒之魔童降世》、《我和我的祖国》等优质作品,成为其收入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可见,对于影视制作公司而言,内容为王是使其立足于不败之地并在长远发展中获益的信条。

多元化挖掘影视内容的商业价值

如迪士尼、漫威等影视制作公司注重衍生产品的开发,从中获取了不少影视作品票房外的利益,大大提升了影视作品的附加值。影视公司投融资律师封跃平律师指出,一部广受欢迎的影视作品,可转化衍生为游戏、网剧、粉丝经济、服装手办等产品。有口皆碑的优质影视内容本就具有潜在市场,同时是影视公司开发产品的现成资源,注重影视内容的衍生产品开发,能够提高影视作品的利用效率,使其利用价值不止局限于内容的播映,影视公司的变现能力由此增加,影视公司能够依托于自身开发产品而获得更多资金来源,有助于摆脱对外部投资的依赖。

结语

《中国影视综内容投资价值研究报告》通过对比中美各近十年前十部制作成本居高的院线电影投资回报率,评估出理论上中国工业化商业电影投资回报率仍有上升空间;同时该报告指出在我国人口基数远大于美国的前提下,我国视频网站付费会员数相比美国Netflix仍未达到天花板;该报告通过制作成本的分析对比,指出我国电视剧工业化体系尚未健全,产出的电视剧产品尚处于初级形态。通过以上三个要素的分析,可以看到,对比影视强国,中国影视行业尚处于发展期,未来在产业趋于成熟的前提下,仍有广阔的市场发展空间。因此,面对影视行业的投资寒冬,影视公司更需在这较长的蛰伏期中去芜存菁,沉淀自身实力,以此提高应对融资困境的能力。趋严的政策环境和投资环境既是难题也是考验,相信经过大浪淘沙,将留下更具有长远竞争力的影视公司以及更多具有艺术价值的影视作品。

参考资料:

《【鹰眼头条】投资人曹海涛:证监会再融资新政,对影视行业意味着什么?》,载微信公众号“电视剧鹰眼”。

《中国影视综内容投资价值研究报告》,来源:艾瑞咨询。

《2019年至少百部国产片票房惨淡,最低184元丨揭秘》,载新京报社官方帐号。

《2019年至少百部国产片票房惨淡,最低184元》,载微信公众号“中国电影票房吧”。

《苏晓剧集十问:内容产业竞争的本质,是争夺人们的时间》,载微信公众号“柠萌影业”。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6-010-581
首页       合同纠纷        刑事犯罪       婚姻继承      房产纠纷        国际投资       移民律师      娱乐法律师       成功案例       新闻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朝阳区东四环中路 37 号京师律师大厦 联系邮箱:wenguobiao@jingsh.com

友情链接:婚姻律师所‍ 深圳入户条件‍  无锡律师‍    刑事律师
立即拨打电话-免费法律咨询:
4006-010-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