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6-010-581

合同纠纷丨先违约一方可否解除合同

180
发表时间:2020-03-02 11:28

我国合同解除方式分为约定解除、法定解除和司法解除三种。就约定解除而言,合同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订立过程中约定的解除条件都是针对一方违约情形下,赋予守约方解除合同的权利;法定解除规定于《合同法》第94条,是针对于守约方解除合同的权利;司法解除一般指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关于适用情势变更原则的规定,人民法院依据违约一方当事人申请,以市场条件发生了符合适用情势变更原则的变化为由判决解除合同。

未标题-1.jpg


目前法律和司法解释对能否支持违约方行使法定解除权,尚无明确规定。但依据部分法院判决以及相关司法文件,在一定条件下,即使是违约一方,也可以向法院申请判令合同解除,并获得法院支持。需要注意的是,无论如何,在现今法律环境下,违约方都不享有单方解除合同的权利,也即,违约方想要解除合同,也只能通过向法院申请的方式,由法院依据相关原则及规定裁判合同最终是否解除。北京律师


一、依据《合同法》第110条,违约方可以通过法院解除合同

合同法第110条规定,在当事人一方不履行非金钱义务或者履行非金钱义务不符合约定时,对方可以要求履行,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法律上或事实上不能履行;债务的标的不适于强制履行或履行费用过高;债权人在合理期限内未要求履行。因此,在出现上述情形时,违约方得以主张免除合同义务的履行。


从法律解释的规则出发,该条规定的实质是债权人不享有继续履行请求权的情形,适用于债务人的履行抗辩,同时,该条被置于“违约责任”一章,而非涵盖合同解除的“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一章。故此,从该条规定并不能推导出违约方在一些非金钱义务的违约场景,享有合同解除权。在(2012)郴民一终字第284号判决书中,法院认为:“《合同法》第110条规定是债务人对债权人要求继续履行合同的抗辩理由,并不是赋予债务人的合同解除权。”


但是,有法官和学者认为,该条规定如果不能推导出违约方向法院申请解除合同的权利,在债权人既不能要求债务人继续履行,又不行使解除权的情况下,双方当事人将陷入“合同僵局”。


在司法判决中,包括最高院在内的部分法院实际上认可依据该条规定可以依违约方申请判令合同解除。2006年第6期《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发布“南京新宇公司诉冯玉梅商铺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在该案中,法院认为,根据合同法第110条,当违约方继续履约所需的财力、物力超过合同双方基于合同履行所能获得的利益,合同已不具备继续履行的条件时,为衡平双方当事人利益,可以允许违约方解除合同,但必须由违约方向对方承担赔偿责任,以保证对方当事人的现实既得利益不因合同解除而减少。


在2015年“黄宗燕与瞿谢文义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中,二审法院根据《合同法》第110条及民法通则诚实信用原则的要求,允许违约方解除合同,理由如下:“鉴于黄宗燕已无法使用诉争房屋重新经营,租赁合同实际已无法继续履行,因此,要求其继续履行支付租金的义务,将导致双方当事人之间利益的失衡,基于上述理由,本院认为,应当允许违约方解除合同,以赔偿损失来代替继续履行。”


二、根据情势变更,违约方可申请法院解除合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6条关于情势变更的规定为:“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


关于情势变更原则在司法实践中的导向,2010年时任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宋晓明在答记者问中称,目前,适用情势变更原则还没有具体的操作规则,也没有相对丰富的经验可以借鉴,很大程度上要由法官根据情况来裁量。情势的变化应当与商业风险区分开来。情势变更是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市场系统固有的风险。在判断某种重大客观变化是否属于情势变更时,应当注意衡量风险类型是否属于社会一般观念上的无法预见、风险程度是否远远超出正常人的合理预期、风险是否可以防范和控制、交易性质是否属于通常的“高风险高收益”范围等因素,并结合市场的具体情况在个案中识别。对石油、有色金融等市场属性活泼、长期以来价格波动较大的大宗商品交易以及股票、期货等风险投资型金融产品标的物,更要慎重适用这一原则。在适用情势变更原则中,法院应当遵循侧重保护守约方的原则,对可以变更的合同引导当事人依法进行变更,不轻易解除。下级法院在审理商事合同纠纷中适用情势变更原则的,应当报送上级法院核准,并报最高人民法院备案。


三、相关司法文件中的规定

长期性合同“违约方起诉解除”

2019年最高院发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40条指出,违约方不享有单方解除合同的权利。但是,在一些长期性合同如房屋租赁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形成合同僵局,一概不允许违约方通过起诉的方式解除合同,有时对双方都不利。在此前提下,符合下列条件,违约方起诉请求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1)违约方不存在恶意违约的情形;

 (2)违约方继续履行合同,对其显失公平;

    (3)守约方拒绝解除合同,违反诚实信用原则。

此处的恶意,应是指当事人为了追求更大的利益而主动违约,也即,违约方的违约,仅限于丧失履行能力等无法继续履行合同的情形不得已而为之。显失公平强调当事人之间权利义务的配置明显不对等。


承租人违约法院可判决解除合同

2013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第24条指出:承租人在租赁合同履行期限内拒绝接收房屋,或者单方搬离租赁房屋并通知出租人收回房屋的行为,经法院释明出租人坚持不解除合同的,考虑到租赁合同目的已无法实现,法院可以直接判决解除租赁合同。


未来民法典合同编可能新增违约方法定解除情形

《民法典合同编(草案)》(以下简称《合同编(草案)》)二次审议稿第353条第3款规定:“合同不能履行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有解除权的当事人不行使解除权,构成滥用权利对对方显失公平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可以根据对方的请求解除合同,但是不影响违约责任的承担。”有学者称,从立法沿革看,该款是在《合同法》第94条基础上关于合同法定解除情形的新增规定;这是民法典草案在合同法领域的重大变革。


在适用该条文时需要明确,条文中所不能实现的合同目的是合同一方的目的还是双方的目的?如何认定“构成滥用权利对对方显失公平”这一较为抽象的问题?


其一,关于合同目的。因为在订立合同的过程中,各方目的都是相异的,合同“共同目的”实则如空中楼阁一般抽象。实际上,一旦一方没有完全履行自己的合同义务,相应地,其也无法要求对方履行合同义务,合同对方因一方未完全履行的行为也无法实现自身合同目的,由此,由一方违约,往往实际上导致合同双方目的落空。基于上述分析,《合同编(草案)》第353条第3款中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主体是“一方当事人”,即违约方。


其二,权利滥用与显失公平作为法律上的特定用语,两者在判断标准和法律后果上存在相同之处。在主观方面,需守约方不行使合同解除权具有侵害违约方利益的过错,即权利人具有为自己谋利或损害他人的意图(故意或过失);在客观方面,守约方不解除合同的行为需造成守约方与违约方利益失衡,即守约方不行使解除权的行为会对违约方造成严重损失,且守约方不能从其行为中获益或获益远远小于违约方付出的代价和遭受的损失。


需要注意的是,草案该条规定与适用情势变更不同,情势变更强调的是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此处的违约则既可以是客观情况发生变化,也可因当事人主观原因导致,譬如,可能是因为违约方自身经济实力不足难以继续履行资金给付的义务而导致的合同履行不能,重要的是在于避免守约方怠于行使解除权,使合同的命运由守约方独自掌守变为法院可以在必要情形下介入,从而避免违约方利益严重受损以及社会资源浪费。


除此之外,《合同法》第119条规定守约方在对方违约后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损失扩大的不真正义务。但这并不意味着违约方因此有权向法院申请合同解除,因为很多时候,合同效力的维持并不必然导致守约方损害的扩大,同时该条规定针对的是守约方损害赔偿请求权,也即,违反该义务的后果是导致守约方对因自身怠于采取措施而扩大的损失不享有赔偿请求权,并不针对合同的解除。


综上,合同纠纷律师封跃平律师认为,我国目前关于违约方向法院申请合同解除能够得到支持的情况一般限于如租赁合同、涉及房屋交付的房屋买卖合同等具有长期性、且包含非金钱履行债务的合同。一方先违约,依违约方意愿合同是否解除,关键在于两点。其一,合同解除带给双方的经济效益与继续履行的经济效益之对比;其二,合同继续履行的可能性。譬如,违约方作为商场建设一方,守约方作为商铺租赁一方,违约方拆除守约方所购商铺的玻璃幕墙及部分管线设施,在守约方不同意解除合同的情况下,违约方不能继续施工,6万平方米建筑闲置,同时守约方仅有的22.5平米商铺也不能在违约方约70平方米的商铺内经营,此时如果合同无法解除将导致社会财富极大浪费,并且违约方的合同目的也无法实现。


对于金钱履行的债务,一般不能以违约方资金不足导致不能履行为由解除合同。在(2015)民二终字第392号最高院判决书中,法院认为,即使违约方解某的经济状况严重恶化,可能导致王吉财的股权转让对价难以实际全部实现,但王某作为非违约方愿意继续履行案涉股权转让协议的选择权应得到法律保护。故违约方以该合同条款的约定作为其行使合同解除权的依据不能成立。

但在民法典合同编即将出台的未来,可以看到,法律将赋予违约方在守约方滥用权利情况下的起诉解除权,负有金钱履行债务的违约方也有可能享有解除请求权。在严格的适用条件下,草案规定打破了我国守约方独守解除权导致合同在履行不能下的“僵局状态”,实现法律在追求经济效益上的平衡,同时重申民法诚实守信以及公平正义之基本原则。


参考资料:

石佳友、高郦梅:《违约方申请解除合同权:争议与回应》,载于《比较法研究》2019年滴6期。

《聚焦合同法律适用问题 推动商事司法审判发展——就合同法司法实务问题访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宋晓明》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6-010-581
首页       合同纠纷        刑事犯罪       婚姻继承      房产纠纷        国际投资       移民律师      娱乐法律师       成功案例       新闻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朝阳区东四环中路 37 号京师律师大厦 联系邮箱:wenguobiao@jingsh.com

友情链接:婚姻律师所‍ 深圳入户条件‍  无锡律师‍    刑事律师
立即拨打电话-免费法律咨询:
4006-010-581